主页 > 国内 >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5/17 11:52:24
选择字号:

  “动不动就要我们报送客户数据,数据被你们泄露了怎么办,损失你们承担吗,我们怎么向股东交待?” 在近期一场行业论坛上,一位头部现金贷公司高管在圆桌环节直截了当地质问坐在他几米开外的监管者,气氛剑拔弩张,场面十分尴尬。这种监管与行业之间矛盾公开化的场面非常罕见。

  监管层对现金贷的步步紧逼,已经让整个行业充满了火药味,人人自危,如惊弓之鸟。

  12月1日,央行联合银监会共同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对现金贷业务做出了一系列非常严苛的约束,包括:持牌经营、利率不得高于36%、无消费场景的现金贷暂停发放、禁止现金贷通过P2P网贷融入资金,银行不得为无牌机构提供助贷资金等。

  可以说,这一次的监管,步步紧逼、招招致命。一夜之间,现金贷的盛世狂欢快速谢幕,行业进入严寒凛冬。

  暗流涌动的牌照市场

  每一次强监管的降临,都会唤醒牌照这把悬在所有金融企业头顶的尚方宝剑,现金贷也难逃这番命运。没有牌照,便意味着领到一张死刑通知书。牌照管制和供需的极大不平衡必然会带来一个繁荣的地下黑市。

  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秘书长吴震近期透露,目前从事现金贷业务的平台约有2693家。在这数以千计的现金贷公司中,只有极少数公司通过互联网小贷牌照开展现金贷业务,大多数开展现金贷业务的公司都处于无牌照的裸奔状态。

  据统计,截止目前,全国共批准两百多家网络小贷牌照。其中,17家P2P公司共获取了20张网络小贷牌照,30家现金贷公司共持有35张网络小贷牌照。持牌的放贷机构不过区区50家不到。

  常年浸泡在行业里的借款中介周易新则告诉36氪:“还有一些有牌照、但主营业务不是金融的公司在悄悄做现金贷,现在的200多张牌照里,其实大概有一半的公司在做。”

  即便如此,也意味着95%以上的现金贷平台都将因没有牌照而跟这个一度让他们赚的盆满钵满的造富神话彻底再见。

  为了获得生存的机会,他们必须抢到牌照。牌照中介刘庆能感觉到,市场上已有的买家明显着急了,“赶紧签赶紧签,我赶紧给你打定金”,买家每天都在催促刘庆。

  但这个市场正变得对买家越来越不友好。“我现在手上有一张牌照,本来是4500万,现在涨到了1.8亿。” 刘庆告诉36氪,“买卖双方现在都在适应市场的变化,对于卖方来说,他觉得你买方买不到了,就胡乱涨价。”

  刘庆称,网络小贷牌照的价格在上半年是3000多万,现在是4000多万,好几张都报价在4200-4500万的区间。以今年9月的一次网络小贷牌照交易为例:神州数字全资附属公司新疆九域仅以3500万元就取得马鞍山安信小贷100%股权,从而取得小贷牌照。

  然而,在互联网小贷牌照禁令下发第二天,有人就发出8000万转让互联网小贷牌照的信息。转让方式是2年内股权代持,2年后股权变更。

  这张注册于西部地区的拟转让互联网小贷牌照,“牌照费+中介费,全部税后8000万”。然而,只有钱还不行,转让牌照对买方的企业资质、类型、成立年限、盈利状况及纳税等情况都有较高要求,其繁复程度近似于重新申请一张。比如,“有的地区要求,小贷公司主发起人变更至少须3年,注册资本金在3个亿以上。金融办对买方资质要求很高,不予通过的概率很大。”刘庆说。

  另一位牌照中介告诉36氪,尽管报价短期内在升高,但目前仍处于“有价无市”的状态,市场被冰封了,买卖双方都不太敢出手。“我目前了解到有一张牌照处在交易,买卖双方都是大公司,卖方觉得业务做不好才打算脱手。”

  部分买家甚至担忧,一旦监管继续加码,牌照随时可能会变成一张废纸。上述中介告诉36氪,“没牌照必死,但有牌照也不是就拿到了免死金牌,监管可以发牌照,也可以没收。”

  尽管牌照大受追捧,但还是有公司对买牌照这件事非常谨慎。某互金公司刚拿到网络小贷牌照,其副总裁颇有感触:“持有牌照的成本也不低,比如必须要有业务量和活跃度,所以牌照也得烧钱养着,监管很讨厌公司拿着牌照什么都不做就拿去转卖。”

  未来,待牌照的整顿和重组结束,一切规则明晰之后,牌照的流通仍将不可避免。甚至,公司不需要获得一张牌照,仅仅是获得牌照的使用权便可,而通道、挂靠、交叉持股、成为子公司等方式,都可以帮一家公司间接获得牌照的使用权。

  失信的“老哥”和最后的疯狂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